熱搜
您的位置:首頁 >> 生活

武逆焚天 百五十一章 紛紛行動

2020年02月06日 欄目:生活

武逆焚天 百五十一章 紛紛行動那名略胖一些的分隊長,終于看清了霧中的情景,他的瞳孔猛然一縮,滿臉都是難以相信的神情,漸漸消散的

武逆焚天 百五十一章 紛紛行動

那名略胖一些的分隊長,終于看清了霧中的情景,他的瞳孔猛然一縮,滿臉都是難以相信的神情,

漸漸消散的濃霧之中,遍布著橫七豎八的無數尸體,死狀也是各有不同,有的人身體遍布無數血洞,有的人身首異處,有的人渾身蒼白臉色發綠,

這幅場景讓這位分隊長大人背后的汗毛全部豎起,頭皮也感到了陣陣酥麻之感,眼前的場景讓他深深的感到了恐怖,而他此時也漸漸注意到了霧氣之中站立著的身影,那是一道瘦肖單薄的身影,此時那身影身上血跡斑斑,卻看不到他身上有何傷痕,

分隊長與剛才的歇斯底里相比,此時的他反而冷靜了許多,能夠將如此多的武者擊殺在這里,這少年絕不僅僅只是名煉骨期二級的普通武者,這詭異的水晶瓶和那威力驚人的“銀球”,這一地的尸體都說明了一個問題,自己根本從開始就犯了一個錯誤,

眼前的少年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,也不是他們這些外圍侍衛能夠應付的,想到這里這名分隊長的腳步下意識的向后挪了挪,他的這個小動作立刻就引起了下方左風的注意,左風在對方剛剛挪動身體的剎那,就抬起頭向上看來,

一雙猩紅如血的眼瞳不帶任何感情,看向這名分隊長就好似在看著一件死物一般,分隊長的肥臉上的贅肉抖動了一下,轉身拔腿而逃,

左風抬起腳來向地上的一塊石頭踢去,杏核大小的石子向著肥胖男子激射而去,這名分隊長畢竟還有著煉骨期的修為,雖然發足狂奔但依舊留意著后面的動向,聽到破風聲響起,他也毫不猶豫的向一旁躲閃開,

可當他看到飛過去的只是一顆石子后,也駭然的猜到自己中了對方的圈套,本能的就準備再次移動身體,可還沒來得及有下一步行動,脖頸后方就傳來一股涼意,他那略微有些發胖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就重重砸在地面上,

左風在踢出那枚石子后就將手中的短刃拋出,石子的破風聲稍微大一些,這樣就成功掩蓋短刃飛出之后的破風聲,對方躲閃的方向和距離都在左風的判斷之中,雖然沒有正好插在脖頸正中,但也還是刺在了致命之處,

邁步向前走去,空氣重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道,左風幾乎是踩著尸體來到石階之上,沒有多看一眼,就將插在那分隊長后頸上的短刃拔了出來,隨便擦拭了一下就再次向前走去,

邁過大門之后,左風取出了兩個藥包,毫不猶豫的倒入口中,然后從腰間取下一只酒壺,正是那丁豪送給自己的“忘憂醉”,揚起頭來狠狠的將壺中剩余的酒混合著口中的藥粉全部咽下,

撇了一眼空空的酒壺,左風感到了靈力和氣力都在緩慢的恢復中,稍微猶豫了一下,左風就將那酒壺再次系在腰間,

此時,城主府的大廳當中站著一名青年正緊張的述說著什么,這青年正是之前一直跟蹤在左風身后的那位,

“你說他孤身一人闖入了統領府之中,這是真的么,”

安雄表情嚴肅冷冷的詢問道,那名青年受到城主的氣勢所震懾,愣了一會兒才恭敬的說道:“是的,這都是我親眼所見,而且……”

“而且什么,不要吞吞吐吐趕快將你知道的統統說出來,”

此時的安雄根本看不到本來的沉穩,臉上顯露出了一陣煩躁,

“是,我親眼見到那叫左風的少年沖進了大門,同時擊殺了十幾名統領府中的侍衛,”

“說下去,”

聽到這里安雄反而變得稍微冷靜了一點,身體微微前傾的說道,

“后來左風又砸坡了第二道大門,之后里面就有人發出了長長的口哨聲,再后來就有著一百多名侍衛從四周沖出來,我只看到左風從第二道門里退了出來,沖入到了道門內出現的百多名侍衛之中,”

聽到這里,那安雄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,過了好半晌,他才轉移了目光望向了天叔,而天叔此時也表情凝重的看著安雄,兩人在對視的瞬間,天叔好像猜出了城主的想法,不禁順口說道:“城主大人,難道您想,”

安雄臉色陰冷的點了點頭,開口道:“雖然這叫左風的少年天賦極好,可我想他也就能止步在第二道門外了,而章玉那統領府的環形防衛,從外向內攻擊非常棘手,他這樣一鬧反而給了我們可乘之機,”

天叔聽后面露為難之色,開口道:“城主所說我自然知道,可左風為了我們兩次參加旋塔試煉,若是就這樣放手不管,恐怕對城主的名聲也不太好,”

安雄深深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天叔,嘆了口氣說道:“天老你的毛病就是心腸太軟,要知道成大事者就必須有所取舍,不錯,那左風確實為我立下大功,可他卻到現在都不同意將左家村劃歸城主府,而且現在左天添那丫頭對我才為重要,只要能得到那丫頭,我甚至有希望進入葉林帝國的長老院,”

天叔聽到安雄這樣說,也只能長嘆一聲不再言語,他也明白這天添對于安雄有多么重要,現在無論自己再說什么也改變不了他的心意,

“不要再想其他事情了,現在就去集結人手,將府中能夠動的人全部調動起來,只要達到強體中期的武者,就給我去府門前,既然那章玉先對我出手

武逆焚天  百五十一章 紛紛行動

,也就怪不得我不顧葉林帝國的規定了,”

安雄一拍扶手就起身大聲說道,聲音渾厚有力在大廳之中傳蕩開來,天叔見此也只得點頭同意,隨后快步走出大廳,就在天叔離開大廳走出不遠,一道倩影便快速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,

“天叔,爹難道真的不管那左風了,”

天叔臉色極為難看,瞧著面前一臉焦急的安雅,緩緩開口道:“你剛才偷聽了我們的講話吧,你也知道你爹的脾氣,對于他的大業來說,一個左風又算得了什么,”

見安雅還想在說什么,天叔卻搶先開口繼續說道:“你爹這次是鐵了心,說什么也無用了,而且那左風闖入章玉府內的第二道大門,我看也很難活的下來,你也就不要再插手此事了,”

說完天叔就繞開安雅,快步向著城主府中的近衛住所而去,安雅盯著天叔離去的背影,突然想起了什么,快步向著府中的客房跑去,左家村的五長老正是安排在那里養傷,

就在天叔前去進行布置的同時,章玉的府中也忽然亂了起來,雖然府中的議事大廳距離府門還有一段不近距離,但那邊一連串的爆炸轟鳴聲不斷傳來,也讓章玉有些坐立不安起來,

派出去的人很快就回來報告,“那闖入府中的少年,竟然擁有一種威力不弱的‘銀球’,每次釋放都能擊殺七八人的樣子,現在分隊長正帶著大批侍衛,在第二道大門之外展開圍殺”

在這名侍衛報告之時,正是左風第二次扔出那八枚“火雷”之時,一身白袍的章玉此時還算鎮定,只是一旁的那位王總管卻有些坐立不安起來,猶豫了一下開口說道,

“統領大人,我看還是由我帶上幾人前去看看,不能讓這么一個小崽子,將府中攪的雞犬不寧,況且我們現在大敵當前,讓他這么一鬧,外面兩道屏障也就失去了防御的意義,”

章玉統領斜眼掃了一下王總管,他也知道這王總管本來就與那少年有些敵火,更重要的是他的那位所謂“義子”就在第二道大門負責護衛,所以在他猶豫一下后,就準備答應王總管的請求,

“這么一名小崽子也的確不值得總管親自出手,我們當初在天屏山沒有抓到他,沒想到今天卻自己送上門來了,這次正好讓我們出手將他擒下,憑統領大人和總管的發落就是,”

一個很不和諧的聲音在偏廳中傳出,隨后一身長袍好似商人打扮的中年人走了出來,章玉看了一眼進來的這人,臉上微微露出一點笑意,隨后說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帶上些人手前去將他拿住,他的秘密我也很感興趣,就是他的那些可以爆炸的“銀球”我也一樣要得到,”

這名身穿長袍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,點頭應了一聲后就轉身出了議事大廳,章玉輕笑著看了一眼那王總管,說道:“王福你盡管放心,有他出馬相信很快就會將那小子拿下,他的實力雖然不如你,但憑借其淬筋期的實力,對付一名剛剛進入煉骨期的少年還是綽綽有余的,”

那王總管聽到統領大人如此說,也只能勉強的點了點頭,但心中還是有些感到不舒服,畢竟那位“義子”可是自己的親生兒子,他也始終懷疑家族中的那位侄子,在試煉中也是被左風殺死的,所以此刻的他很想親自出手,將左風斃在自己的手下,

章玉也是看出了王總管心里所想,所以才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之前那人的提議,就像他說的那樣,對于左風身上的秘密他也是很感興趣的,之前一直礙于城主府的存在不能出手,現在大家也算是撕破了臉皮,他也就不需要再有任何顧忌了,

濱州市婦幼保健院怎么樣
巴彥縣第二人民醫院怎么樣
贛州銀屑病權威醫院
包頭男科醫院哪家好
揚州治療包皮包莖方法
  • 友情鏈接
  • 合作媒體
益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