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搜
您的位置:首頁 >> 金融

限制級末日癥候 901 另一種重逢

2020年01月06日 欄目:金融

限制級末日癥候 901 另一種重逢我走遍這條街上的所有建筑,現這里夜生活一切正常,經營模式沒有什么獨特的地方,甚至沒有重口味的項目,沒

限制級末日癥候 901 另一種重逢

我走遍這條街上的所有建筑,現這里夜生活一切正常,經營模式沒有什么獨特的地方,甚至沒有重口味的項目,沒人販賣毒品,就連擦邊球的藥物都沒有。人氣不足似乎可以用這種毫無特色,幾乎可以説,漠不關心的經營方式來解釋。出入其中的人,客人也好,妓女也好,都沒有什么讓我覺得不對勁的地方。我在“神秘”中行走,對“異?!笔置舾?,既然我沒察覺到什么,那就幾乎可以斷定,這里是十分正規而中庸的聲色娛樂場所,此時此刻出入此地的人,也僅僅是普通人而已。

加入末日真理教的人,不一定就會產生異常,在山羊公會這樣的下屬組織中,同樣有不少普通人,連“樂園”都沒有接觸過。對于這些人來説,末日真理教的身份不過是擴展人脈資源的手段而已。末日真理教并沒有被法律定性為邪教,所以,就算有人光明正大地參與洗禮,并高頌末日真理教的禱言,也是不會受到法律制裁的,如果自身就是一個普通人,更不會受到來自絡球這等神秘組織的壓迫。大部分這些教徒的內心,在剛入教的時候,對末日真理教也不會有多少認同,但是,正是這樣的人,雖然無法接觸末日真理教的核心,卻可以動用末日真理教的正常資源,從而獲得更大的展,自身也就成為末日真理教行動的一種掩護。

我對這樣的情況早有心理準備,就連和合作的路球也無法根絕末日真理教在倫敦的活動,喬尼這樣的追獵老手也不得不在門外遲疑,那必然證明,末日真理教在這里的展,一定是十分嚴密。我甚至考慮過,如果真的追蹤下去,會掉入陷阱的準備。如果説絡球和不列顛是倫敦的主人,那么。一直和兩者糾纏不清的末日真理教,少説也是半個主人,更何況,在半個世紀前,末日真理教還沒有向美利堅遷移的時候,便是扎根在歐洲這片繁華的地段,即便時光荏苒。也無法抹去它留在這個城市中的印記。

我也好,喬尼也好,都是外來者,要給這樣的強大地頭蛇當頭一棒,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我停止搜索,潛伏回暗中??淇嗽谖业囊庵鞠略俅握癯犸w起。之前對整個紅燈區只是驚鴻一瞥,現在,我打算看看,這個夜晚,到底有多少神秘圈內的人士在此地出沒。

夸克帶著我的眼睛巡視著這片土地,迷離的霓虹讓俯瞰的視野顯得美倫美奐,生機勃勃。在耳畔傳來的一陣陣喧囂聲中,我坐在行李箱上,掏出香煙diǎn燃了。和喬尼一樣,我也必須等待,在目標出現之前,闖進這些末日真理教的產業中沒有任何用處,動作大一diǎn,反而有可能會冠上“擾亂秩序”的罪名。我當然不懼怕本地的暴力機關。在如此廣闊的天地戰斗,也不覺得絡球可以拿我如何,但是,因為魯莽的行動,而破壞當地尚是和諧的生活氛圍,將自己逼得仇家遍地,又有什么必要呢?

只要我不率先作惡。維持當地秩序的機構,也好,神秘勢力也好,都會有所顧及。不會大肆和我作對。

雖然在計劃中,絡球遲早也會是敵人,但是,那不應該是現在。我當前的敵人,是末日真理教,而絡球則是可以在一定層面上合作的對象。

不一會,在夸克的視野中6續出現了一些熟人。我有些錯愕,一開始我并沒有立刻認出來,也沒有想過,他們會出現在紅燈區這樣的地方,但是,當他們出現之后,卻也覺得沒什么好奇怪的??淇嗽谖业囊庵鞠?,飛抵這些人身邊,他們不是同一批人,也分散在不同的地方,行動軌跡看不出來有任何主動性的重合,我再三確認了一下,果然——

“銼刀、牧羊犬、達達、榮格……嗎?”我打心底感到愉悅,雖然當前的立場已經不同了,但是,可以看到過去的戰友,在這個世界仍舊存在,并且,也延續他們原來的風姿,仍舊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情。即便,在不遠的將來,如果大家都活著,也會彼此廝殺。

我通過夸克的眼睛注視著他們,并沒有刻意去思考,他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個地方。不過,他們的身份和立場,也已經和過去的末日幻境中的他們有所不同了,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。我當然不覺得,他們來到這里會只是消磨夜晚的無聊,在這片魚龍混雜的地方,就算有部門和路球的特別注意,也仍舊是做那些見不得光的事情的好地方。如果真的只是為倫敦增加稅收的話,銼刀這樣的女性不介意來這種地方,但是,達達應該是不會的。

夸克在天空盤旋著,達達那目不斜視,一本正經的態度,根本就像是來辦公事的樣子。

不僅是達達身邊有我不認識的人,銼刀、牧羊犬和榮格三人,也有著自己的團隊,全都不是自己一個人,彼此的隊伍之間,從行跡來看,并沒有任何交集,應該只是在處理各自的事情。

雖然他們習慣性觀察四周,保持一定程度的警戒,但是,從程度來説,卻可以判斷,應該不是在準備戰斗。

雖然這個城市給人風雨欲來的感覺,但是,表面上的生活范圍還是挺和諧的,有絡球的鎮壓,神秘圈內的戰斗,還不至于擴散到影響普通人的正常生活的程度。也許,這個城市中的人對這種平和的生活,只有理所當然的念頭,但是,我十分清楚,要在當前的情勢下,維持這種表面的平和,到底有多么困難。在過去的末日幻境中,我所生活過的城市,僅僅是山羊公會,就攪得整個城市不得安寧,幾乎將半個城市都變成了戰場——狙擊、重火力、限界兵器、魔紋能、惡魔之間的碰撞,一次就會摧毀一棟大樓或是一條街道,甚至會牽連上百的民眾。末日真理教的人,可不會顧及普通人的生命和生活,他們連自己的命都不在乎。

這次追獵隱藏起來的末日真理教,有很大可能。會演化成城市戰,如果敵人將基地或陷阱設在郊區,那當然是的,不過,我不覺得這個幾率會有多大。末日真理教的人想要制造混亂,那么,就必然在人口相對密集的地區。就算己方的行動失敗,也應該會力求破壞性擴大化。

從這個角度來説,能夠在這里看到銼刀和榮格這些“老朋友”,不能不説是一種幸運。只有我和喬尼兩個人,想要阻止災難擴散有些困難,不過。既然這些“老朋友”也在,想必事的時候,他們也不可能保持沉默——不管他們來這里到底是為了享受夜生活,是為了處理自身所屬勢力的私事,還是現了一些蛛絲馬跡。

夸克振翅再度拔高,在離去之前,一直被我監視的這些“老朋友”似乎察覺到了什么。抬頭朝天空看了一眼。

#

“怎么了?銼刀?!鼻鍧嵐柕?。

“有一只烏鴉?!变S刀回答到,臉上有幾分尋思。

“烏鴉?為什么在這個地方會有烏鴉?”清潔工也不由得愕然,抬頭尋著銼刀的目光望去,只見一道黑影正不斷上升,漸漸融入夜幕之中。

“是被馴養的嗎?”清潔工宛如自言自語般説著:“在監視我們?”

銼刀這個時候已經收回視線,她略微想了想,很快就放下眉頭,用輕松的口吻説:“雖然烏鴉是厄運的代名詞。但是,我的心情卻很不錯?!?/p>

“怎么説?”一旁的山姆問到。

“不知道為什么,有種熟悉的感覺,不是敵人的感覺?!变S刀搖搖頭,説:“不理它了,這個城市里臥虎藏龍,誰知道有多少業內人士在這一帶閑逛呢?”

一行人聽到銼刀這么説。也只能聳聳肩,就算那只烏鴉真的在監視自己這些人,暫時也拿它沒辦法,因為。在他們察覺到的時候,那只烏鴉已經飛走了。如果烏鴉是神秘圈內人士的手段,那么,在這個距離和時間上,無法使用強力攻擊手段的自己等人,可以干掉它的機會十分渺茫。如果只是普通的烏鴉,也就不需要攻擊了。

正如銼刀所説,如今這個倫敦城中,有太多不知道底細的同行在行動,可不止自己一家在為可能到來的爭斗做準備。雖然,在理論上,絡球必須保證會議開展期間的平靜和順利,可是,在會議開始之前,就已經有許多問題激化現象了。根據雇傭兵協會的情報,6續死在這個城市中的同行,可不是一個小數目。這個表面看起來平穩的城市,早就在會議召開之前,就變成了一只長大嘴巴欲要吞噬所有人的怪獸。

許多察覺到不對勁的人已經逃離這個城市,而沒有離開的人,則是各有心思。這些心思糾纏在一起,讓局勢變得越來越復雜,越來越看不清楚,也越來越危險重重。潛藏在暗中的人,既不是敵人,也不是朋友,隨時都有可能變成敵人,但也隨時會成為朋友。曖昧不清的人事,如同這個城市特有的迷霧,籠罩在每一個人的心頭。如果末日真理教和納粹真的開始進攻這座城市,在一致的外部壓力下,情況也許反而會更好。

“大概絡球的人,也在等待著末日真理教的出現吧?雖然有可能打亂會議進程,但是,借助這個機會促成會議的可能性也不小?!备标犻L牧羊犬説到:“我們的情報中説,末日真理教的人已經出現,就在這個紅燈區活動,路球那邊必然更早就有這方面的情報了,但是,他們還沒有行動?!?/p>

“都是些試探的小嘍羅,絡球會主動才奇怪?!变S刀不以為然地説:“我敢説,誰要在這個時候主動出擊,就一定會落入末日真理教的圈套?!?/p>

“末日真理教的人打算做什么?”摔角手納悶地説:“相比起納粹,他們太安靜了,我不喜歡這種感覺?!?/p>

“大概是無法做到什么,所以才安靜下來的吧?!变S刀隨口説:“別看絡球現在一團亂麻的樣子,他們對倫敦的控制力很強的。末日真理教的活動受到壓制,自然也就沒有足夠的能量搞破壞。不過,他們沉默了那么久,應該不會再沉默下去了,這個城市的混亂。正好給他們一個好機會。別忘記了,這些人拿手的本事——”

“惡魔召喚?”牧羊犬愕然,但很快就diǎndiǎn頭,“沒錯,在無法得到足夠的外部支援,也沒有足夠的活動能量的情況下,惡魔召喚的確是一個好選擇。這個方法。本就是依靠量的積累,完成質的變化。這么多年,他們就算再不活躍,也應該儲蓄了足夠的祭品,只要找個合適的場所,在適當的時間。完成儀式就足以制造一場混亂了?!?/p>

“普通惡魔所制造的混亂,可不適合現在的倫敦?!变S刀的目光閃爍,輕輕扶了扶背后的狹長布袋,“他們要出手,就一定是大場面。所以,一般的祭品,可不足夠?,F在的情勢。讓他們有機會獲得更好更強的祭品?!?/p>

“所以,現在去找他們,就會變成他們的祭品?”清潔工説。

“百分之百會是這樣?!变S刀冷笑起來:“除非出動壓倒性的戰力,一口氣干掉他們。否則,填油戰術只會讓那些家伙越來越強大。而且,除了惡魔召喚之外……應該還會有其他的什么東西,是需要時間準備的。絡球想做大事,全世界的神秘組織代表幾乎都聚集在這個城市。末日真理教又怎么可能放棄這個機會?”

“真是麻煩,無論走快一步,還是走慢一步,都會變得很危險?!彼そ鞘植荒蜔┑卣h:“關鍵是,我們沒有控制這個節奏的能力?!?/p>

“現在的情況,每個人都像是瞎子一樣,沒有誰可以控制節奏?!变S刀用一口幸災樂禍的口吻説:“倫敦要是真被干掉了。我們就得跑到亞洲去了,幸好還有耳語者在那邊接應。中央公國沉默了那么久,總要露兩手給大家瞧瞧的?!鳖D了頓,轉開話題説到:“不管這些了。我們來這里可不是為了管閑事的?!?/p>

#

夸克扇動翅膀,徐徐落在我的肩膀上。在我腳下十米的喬尼突然停止抽煙,他凝視著從街角轉入的由轎車和面包車組成的車隊。我也不由得順著他的目光望去,只見這些車輛停在一家商店的門外,隨后打開車門,下來一些搬運公司的員工,再之后,就是三五成群,打扮得暴露妖艷的女性。其中兩個和喬尼意識資訊中的面孔重合,正是那幾個大肆聲張自己加入了末日真理教,還不斷主動為其它同行和客人傳教的妓女。親眼見過之后,我已經確定,她們都是普通人。至于,她們是否為可以直接聯系末日真理教其他人的“源頭”,還不能立刻確定。

當她們走進連鎖判定的范圍之后,立刻連同那些搬家公司的員工,被從頭到尾掃描了一遍,但仍舊沒有察覺到“異?!钡臍庀?。搬家公司的員工一邊扛起幾個箱子的貨物,一邊和妓女們調笑著,魚貫進了商店。貨物包裹得十分嚴實,沒有一絲縫隙,塵埃微粒的碰撞連鎖被阻斷后,連鎖判定也難以滲透其中。

喬尼扔下香煙,用鞋底碾熄了,不動聲色地轉入小道中,移開一個垃圾桶后,便露出一道墻壁上的裂紋,他曲身一鉆,便化作一片燃灰卷入其中。我低伏著身體,用連鎖判定持續鎖定著喬尼和妓女們的行蹤,一邊沿著他們的方向,在房dǐng上迅移動。

不一會,妓女們就宣布本店停業,寥寥無幾的客人也被禮送了出去,雖然不少客人在抱怨,甚至有一些腰粗腿狀的想要動用武力,但是,店主人這邊也突然變得強硬起來。想要鬧事的人,被用槍支抵著額頭,直接押了出去。搬家公司的員工,有部分顯得很緊張,輕聲交頭接耳,但是,很快就有妓女們靠上去,直接挑逗起來,負責安保的男人也放下槍械,自個兒從酒柜里取了好幾瓶酒,一一塞到這些員工的懷中。在店主方的主動下,不一會,雙方就混熟了,場面也開始變得混亂起來,男男女女再無半diǎn芥蒂地在一起廝磨,就在他們撕扯彼此的衣物,進入彼此的身體時,有幾個安保人員虛干幾下,便悄然半途離場,扛起包裹嚴實的貨物走進內間。

喬尼化作的燃灰鉆進現場,于角落現出原型,又在沒人注意到的時候,再次化作一團燃灰,從內間門縫中鉆了進去。

這個時候,我已經察覺到了,整條街道的氣氛正在悄然改變,那種松懈的,沒什么干勁的情緒,似乎一下子就被一掃而光。呆在店門外的人,不僅僅是店鋪員工,就連一些看似客人的家伙,都開始加快腳步,甚至有人來到喬尼之前呆著的地方東張西望了一會。沒片刻,整條街道就變得喧囂起來,伴隨這種喧囂,更多的人涌入這里,就像是這一帶,到了此時才剛剛開始營業般。

汕頭華美醫療美容醫院好嗎
上海徐浦中醫醫院電話預約
北京牛皮癬醫院排行榜
黑龍江治療婦科費用
汕頭治療婦科那個醫院好
  • 友情鏈接
  • 合作媒體
益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