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搜
您的位置:首頁 >> 金融

不死狂神 一千一百六十八章:今后她是我的女人

2020年01月06日 欄目:金融

不死狂神 一千一百六十八章:今后她是我的女人看到魏楓和慕筱寒走進來,她并沒有說話,而是將目光調轉過去?!澳憬惺裁疵??”魏楓蹲

不死狂神 一千一百六十八章:今后她是我的女人

看到魏楓和慕筱寒走進來,她并沒有說話,而是將目光調轉過去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魏楓蹲在她身前,問道。

血舞還是沒有說話,她似乎不想理會魏楓。

這一切都在魏楓的意料之中,他又說道:“難道你不想知道我為什么在關頭寧肯自己受傷也不殺你么?”

血舞的眼中閃過一抹異彩,但卻還是沒說話。

魏楓笑了笑,并沒有惱怒,而是伸出了手指,對著一旁的虛空之中一點,只見那虛空突然破碎出了一個小孔,魏楓這是在故意展露空間之力給她看。

和魏楓所料不差,自己露出了這一手,血舞突然變得很是激動,看向了魏楓和之前的目光大不一樣。

“你....你...你怎么會空間之力?”

她看著魏楓問道。

“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?!蔽簵鳑]有回答她,而是自顧自的說道,而慕筱寒站在一旁卻看得不明所以,她不知道為什么看到魏楓施展出空間之力,那個女子竟然會這么激動。

“我....我叫司空血舞?!?/p>

血舞猶豫了一番,似乎是考慮到就算說出自己的名字也沒什么,所以說出了自己的全名。

而聽了她的名字后,露出激動之色的卻變成了魏楓。

“果然?!?/p>

他點了點頭,露出一副了然的神色。

“你為什么會空間之力,你到底是誰?”司空血舞突然對著魏楓問道。

而魏楓卻沒回答他,眼中的激動化為了平靜,緩緩站起了身子,問道:“你還知道自己姓司空?那你知道你的家族是怎么覆滅的么?”

“什么.....你.......”

血舞看向魏楓的眼中充滿了震驚。

“你....你怎么會知道?”

她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魏楓。

“你知道是什么東西讓你們的家族覆滅的么?你知道血魔天域和那些東西有著怎么樣的聯系么?虧你還記得自己姓司空?!?/p>

魏楓冷笑著說道。

他已經確定,這個司空血舞就是司空翊的后人,畢竟司空翊也親口說過,當初司空家族逃離出來的人因為遭遇了星辰猛獸的的緣故,大半的人都流亡到了血魔天域。

還托付魏楓,如果以后見到司空家的人,有資質好的,就將自己的的空間傳承給他一份,或者收他為徒。

魏楓時刻都記得,所以當他發現血舞竟然會使用空間之力的時候,不惜自己受傷也強行散去功力,就是因為他時刻都記著司空翊的交代。

現在找到了他的后代,魏楓卻是很激動,但是緊接著就是憤怒,因為血舞竟然為血魔天域的人賣命,而且還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去救一個血魔天域的人。

血魔天域和那些怪物有關,而那些怪物可是當年親自覆滅兩大家族的罪魁禍首,血舞現在竟然為仇人賣命,魏楓怎能不怒?

“你到底是誰?你為什么會知道這些事情?”

血舞繼續問道,她的眼中顯現出了一絲迫切。

“哼!我為什么知道,我還知道血魔天域本來該和你有不共戴天之仇,可是現在你卻為他們賣命,你還記得自己姓司空么?你還記得當年司空家族是怎么滅亡的么???”

魏楓突然聲色俱厲的說道。

“我記得,我當然記得!我不是在為血魔天域賣命,我有自己的理由!”

突然,血舞歇斯底里的叫道,也許是再也壓制不住內心的委屈,哭了出來。

在魏楓的追問之下,司空血舞竟然哭了起來。

“你有什么理由?”

看到司空血舞哭了,魏楓的神色也不由緩和了下來,問道。

“我知道家族是怎么覆滅的,從小我就知道,我待在血魔天域就是為了能夠借助血魔天域而找到那些東西,和我一樣的人還有很多,我們都有著一樣的目的?!?/p>

司空血舞說道。

“哦?”

魏楓眉頭一挑,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司空血舞,沒想到她竟然是打著這樣的念頭才為血魔天域做事的。

如此看來,也不算太壞。

“你是誰?你是我們家族的人么?”

突然,司空血舞問道。

魏楓搖頭,見到魏楓搖頭,司空血舞有些失落,不過接著,魏楓又開口道:“我雖然不是司空家族的人,但是我卻和你們的老祖司空翊前輩有些淵源,更是受了他的囑托,要幫他找回后裔?!?/p>

“啊....老祖?”

司空血舞很是吃驚的樣子,她從小就聽說過司空翊的大名,但是卻沒見過他,司空翊對他來說,一直都是傳說中的人物。

“老祖他還活著么?”

司空血舞問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?!蔽簵骼蠈嵉恼f道。

本來他以為司空翊已經死了,可是沒想到毀滅尊者又說他沒死,現在魏楓也不知道他死沒死了。

“你為什么要救清幽?”

半晌,魏楓還是忍不住問出了這個問題,畢竟眼看清幽就要被自己斬殺,可是卻突然跑了,魏楓心里也有些不甘。

“我......我.....”

司空血舞的臉突然紅了起來,手足無措的不知道該說些什么。

“他是血魔天域的人?”

魏楓又問道,他是想知道,清幽是不是和司空血舞一樣也是司空家族的人。

“不....他雖然是血魔天域的人,但他是一個好人,他不喜歡戰爭,只是喜歡去挑戰高手而已,而且,如果沒有他的幫助,我也早就死了?!?/p>

司空血舞紅著臉說道。

魏楓哪里還不知道她的心思,顯然,這妮子是喜歡上了人家,不過看清幽那一聲歇斯底里的吼叫,顯然,血舞在他的心里地位也不低。

魏楓點了點頭了,什么話也沒說,走了出去。

“剛才你們到底在說些什么?我怎么都聽不懂?!?/p>

跟隨者魏楓出來,慕筱寒疑惑的問道。

魏楓笑了笑,只是略作解釋了一番,并沒有細說。

突然,一道人影飛奔而至,正是四界山的一名弟子。

“報告圣子,冥神宮的修士帶著大批人馬來到營帳前,要圣子出去談話?!?/p>

那弟子報告說道。

“哦?”

魏楓一愣,看了慕筱寒一眼,隨即便明白了過來。

“魏楓,我........”

慕筱寒正要說話,卻被魏楓抬手打斷,說道:“看來這些人還不死心啊,走吧,咱們出去看看,我讓他們徹底斷了這個念頭?!?/p>

說完這話,魏楓便大踏步的向著營帳外走去。

此刻的營帳之外,畢岳青和御天雷,還有尉遲凌霸正擋在前面,和冥神宮的人對峙。

“小子,你是沒被揍一頓心里不舒坦吧,竟然還敢帶著人來找事兒?”

畢岳青沖著北悠塵說道。

“就是,小子,連我姐夫的女人你都敢搶,不長眼的東西?!?/p>

御天雷也在一旁說道。

魏楓剛來就聽到這么奇葩的一句話,差點沒被雷倒,不過還好他承受能力強,隨即便恢復了神色走了出去。

“發生了什么事?”

魏楓走出去,眾人立刻讓開了一條通道。

畢岳青正要說話,北悠塵卻先開口,說道:“魏楓,把慕筱寒交出來,慕筱寒本是我們冥神宮的人,你憑什么把他留在你四界山的陣營里?!?/p>

北悠塵一看到魏楓,心中就怒火升騰,咬牙切齒的說道,如果不是魏楓,他現在都能成為神靈境的強者了。

可是魏楓卻生生奪了屬于他的機緣,這讓他怎能不怒,不過怒歸怒,他卻不敢沖上來找魏楓玩兒命,因為他打不過魏楓。

“誰說筱寒是你們冥神宮的人?我可是聽說冥神宮不但沒有給她溫暖,反而還要殺了她,你們有什么臉面說她是你們冥神宮的人?!?/p>

魏楓頗為憤怒的說道。

“哼,我們冥神宮的弟子,生殺大權都掌握在長老和門主手上,她既然作為冥神宮的人,我們要她生就生,要她死就死!”

一個留著山羊胡子的中年人站了出來,說道。

這個中年人一直站在北悠塵的身旁,魏楓早就注意到了他,因為此人竟然是化神境后期的修為,顯然,這是冥神宮中派出的長老,作為督軍。

四界山雖然也有長老,但是卻沒有他的修為高,只是化神境中期。

那中年人說話之間,身上的威壓全部釋放了出來,在場的不少人,頓時都感受到了壓力。

“林峰,什么時候你們冥神宮也學著以勢壓人了?”

四界山的長老站了出來說道,兩人雖然都不是那中年人的對手,但還是站在了魏楓身前,他們名為督軍,實則是為了保護魏楓的安危。

“哼,兩個小輩,我林峰出道的時候,你們還沒出生呢!”

那中年人突然一聲厲喝,一股強大的氣勢將魏楓身邊的兩人都給震退了幾步。

“你.....”

兩人大怒,都要出手,卻被魏楓抬手制止。

“好大的威風?!?/p>

魏楓笑著說道。

“哼,小子,識相的把慕筱寒交出來,否則今日四界山的陣營之中必定不得安生!”

那叫林峰的中年人顯得很是狂傲,目空一切的說道。

他卻忘了四界山的陣營之中并不是只有四界山的人,還有四個四個宗門呢,每一個宗門都有兩位長老,全部出手,就算是林峰也扛不住。

“呵呵,不妨告訴你,要人,沒門兒!慕筱寒從現在起已經不是你們冥神宮的人了,她是我們四界山的人?!?/p>

魏楓說道。

本書來自:

南京新協和醫院網上預約掛號
石家莊九州皮膚病醫院的具體地址
女生不孕不育的前兆
黑龍江治療龜頭炎方法
汕頭做婦科常規檢查的醫院
  • 友情鏈接
  • 合作媒體
益配资